漢宮秋(破幽夢孤雁漢宮秋)


楔子

〔沖末扮番王引部落上,詩云〕氈帳秋風迷宿草,穹廬夜月聽悲笳。控弦百萬為君長,款塞稱藩屬漢家。某乃呼韓耶單于是也。若論俺家世:久居朔漠,獨霸北方。以射獵為生,攻伐為事。文王曾避俺東徙,魏絳曾怕俺講和。獯鬻獫狁,逐代易名,單于可汗,隨時稱號。當秦漢交兵之時,中原有事;俺國強盛,有控弦甲士百萬。俺祖公公冒頓單于,圍漢高帝于白登七日。用婁敬之謀,兩國講和,以公主嫁俺國中。至惠帝、呂后以來,每代必循故事,以宗女歸俺番家。宣帝之世,我眾兄弟爭立不定,國勢稍弱。今眾部落立我為呼韓耶單于,實是漢朝外甥。我有甲士十萬,南移近塞,稱藩漢室。昨曾遣使進貢,欲請公主,未知漢帝肯尋盟約否?今日天高氣爽,眾頭目每向沙堤射獵一番,多少是好。正是:番家無產業,弓矢是生涯。〔下〕〔凈扮毛延壽上,詩云〕為人雕心雁爪,做事欺大壓小;全憑謅佞奸貪,一生受用不了。某非別人,毛延壽的便是。見在漢朝駕下,為中大夫之職,因我百般巧詐,一味謅諛,哄的皇帝老頭兒十分歡喜,言聽計從。朝里朝外,那一個不敬我,那一個不怕我。我又學的一個法兒,只是教皇帝少見儒臣,多昵女色,我這寵幸,才得牢固。道猶未了,圣駕早上。〔正末扮漢元帝引內官宮女上,詩云〕嗣傳十葉繼炎劉,獨掌乾坤四百州。邊塞久盟和議策,從今高枕已無憂。某,漢元帝是也。俺祖高皇帝,奮布衣,起豐沛,滅秦屠項,掙下這等基業,傳到朕躬,已是十代。自朕嗣位以來,四海晏然,八方寧靜。非朕躬有德,皆賴眾文武扶持,自先帝晏駕之后,宮女盡放出宮去了。今后宮寂寞,如何是好?〔毛延壽云〕陛下,田舍翁多收十斛麥,尚欲易婦;況陛下貴為天子,富有四海,合無遣官遍行天下,選擇室女,不分王侯宰相軍民人家,但要十五以上,二十以下者,容貌端正,盡選將來,以充后宮,有何不可?〔駕云〕卿說的是,就加卿為選擇使,赍領詔書一通,遍行天下刷選,將選中者各圖形一軸送來,朕按圖臨幸。待卿成功回時,別有區處。〔唱〕

【仙呂·賞花時】四海平安絕士馬,五谷豐登沒戰伐,寡人待刷室女選宮娃。你避不的驅馳困乏,看那一個合屬俺帝王家。〔下〕

第一折

〔毛延壽上,詩云〕大塊黃金任意撾,血海王條全不怕;生前只要有錢財,死后那管人唾罵。某,毛延壽,領著大漢皇帝圣旨,遍行天下,刷選室女,已選勾九十九名;各家盡肯饋送,所得金銀,卻也不少。昨日來到成都秭歸縣,選得一人,乃是王長者之女,名喚王嬙,字昭君。生得光彩射人,十分艷麗,真乃天下絕色。爭奈他本是莊農人家,無大錢財。我問他要百兩黃金,選為第一。他一則說家道貧窮,二則倚著他容貌出眾,全然不肯。我本待退了他,〔做忖科,云〕不要,倒好了他。眉頭一縱,計上心來。只把美人圖點上些破綻,到京師必定發入冷宮,教他受苦一世。正是:恨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下〕〔正旦扮王嬙引二宮女上,詩云〕一日承宣入上陽,十年未得見君王;良宵寂寂誰來伴,惟有琵琶引興長。妾身王嬙,小字昭君,成都秭歸人也。父親王長者,平生務農為業。母親生妾時,夢月光入懷,復墜于地,后來生下妾身。年長一十八歲,蒙恩選充后宮。不想使臣毛延壽,問妾身索要金銀,不曾與他,將妾影圖點破,不曾得見君王,現今退居永巷。妾身在家頗通絲竹,彈得幾曲琵琶。當此夜深孤悶之時,我試理一曲消遣咱。〔做彈科〕〔駕引內官提燈上,云〕某漢元帝,自從刷選室女入宮,多有不曾寵幸,煞是怨望咱。今日萬機稍暇,不免巡宮走一遭,看那個有緣的,得遇朕躬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車碾殘花,玉人月下吹簫罷。未遇宮娃,是幾度添白發。

【混江龍】料必他珠簾不掛,望昭陽一步一天涯。疑了些無風竹影,恨了些有月窗紗。他每見弦管聲中巡玉輦,恰便似斗牛星畔盼浮槎。〔旦做彈科〕〔駕云〕是那里彈的琵琶響?〔內官云〕是。〔正末唱〕是誰人偷彈一曲,寫出嗟呀?〔內官云〕快報去接駕。〔駕云〕不要。〔唱〕莫便要忙傳圣旨,報與他家。我則怕乍蒙恩把不定心兒怕,驚起宮槐宿鳥,庭樹棲鴉。

〔云〕小黃門,你看是那一宮的宮女彈琵琶,傳旨去教他來接駕,不要驚唬著他。〔內官報科,云〕兀那彈琵琶的,是那位娘娘?圣駕到來,急忙迎接者!〔旦趨接科〕〔駕唱〕

【油葫蘆】恕無罪,吾當親問咱。這里屬那位下?休怪我不曾來往乍行踏。我特來填還你這淚揾濕鮫綃帕,溫和你露冷透凌波襪。天生下這艷姿,合是我寵幸他。今宵畫燭銀臺下,剝地管喜信爆燈花。

〔云〕小黃門,你看那紗籠內燭光越亮了,你與我挑起來看咱。〔唱〕

【天下樂】和他也弄著精神射絳紗,卿家,你覷咱,則他那瘦巖巖影兒可喜殺。〔旦云〕妾身早知陛下駕臨,只合遠接;接駕不早,妾該萬死。〔駕唱〕迎頭兒稱妾身,滿口兒呼陛下,必不是尋常百姓家。

〔云〕看了他容貌端正,是好女子也呵!〔唱〕

【醉中天】將兩葉賽宮樣眉兒畫,把一個宜梳裹臉兒搽,額角香鈿貼翠花,一笑有傾城價。若是越勾踐姑蘇臺上見他,那西施半籌也不納,更敢早十年敗國亡家。

〔云〕你這等模樣出眾,誰家女子?〔旦云〕妾姓王名嬙,字昭君,成都秭歸縣人。父親王長者,祖父以來,務農為業。閭閻百姓,不知帝王家禮度。〔駕唱〕

【金盞兒】我看你眉掃黛,鬢堆鴉,腰弄柳,臉舒霞,那昭陽到處難安插,誰問你一犁兩壩做生涯。也是你君恩留枕簟,天教雨露潤桑麻。既不沙,俺江山千萬里,直尋到茅舍兩三家。

〔云〕看卿這等體態,如何不得近幸?〔旦云〕當初選時,使臣毛延壽索要金銀,妾家貧寒無湊,故將妾眼下點成破綻,因此發入冷宮。〔駕云〕小黃門,你取那影圖來看。〔黃門取圖看科〕〔駕唱〕

【醉扶歸】我則問那待詔別無話,卻怎么這顏色不加搽?點得這一寸秋波玉有瑕。端的是卿眇目,他雙瞎?便宣的八百姻嬌比并他,也未必強如俺娘娘帶破賺丹青畫。

〔云〕小黃門,傳旨說與金吾衛,便拿毛延壽斬首報來。〔旦云〕陛下,妾父母在成都,見隸民籍,望陛下恩典寬免,量與些恩榮咱。〔駕云〕這個煞容易。〔唱〕

【金盞兒】你便晨挑菜,夜看瓜,春種谷,夏澆麻,情取棘針門粉壁上除了差法。你向正陽門改嫁的倒榮華。俺官職頗高如村社長,這宅院剛大似縣官衙。謝天地可憐窮女婿,再誰敢欺負俺丈人家!

〔云〕近前來聽寡人旨,封你做明妃者。〔旦云〕量妾身怎生消受的陛下恩寵!〔做謝恩科〕〔駕唱〕

【賺煞】且盡此宵情,休問明朝話。〔旦云〕陛下明朝早早駕臨,妾這里候駕。〔駕唱〕到明日,多管是醉臥在昭陽御榻。〔旦云〕妾身賤微,雖蒙恩寵,怎敢望與陛下同榻?〔駕唱〕休煩惱,吾當且是耍,斗卿來便當真假。恰才家輦路兒熟滑,怎下的真個長門再不踏?明夜里西宮閣下,你是必悄聲兒接駕;我則怕六宮人攀例撥琵琶。〔下〕

〔旦云〕駕回了也,左右且掩上宮門,我睡些去。〔下〕

第二折

〔番王引部落上,云〕某呼韓單于,昨遣使臣款漢,請嫁公主與俺;漢皇帝以公主尚幼為辭,我心中好不自在。想漢家宮中,無邊宮女,就與俺一個,打甚不緊?直將使臣趕回。我欲待起兵南侵,又恐怕失了數年和好。且看事勢如何,別做道理。〔毛延壽上,云〕某毛延壽,只因刷選宮女,索要金銀,將王昭君美人圖點破,送入冷宮。不想皇帝親幸,問出端的,要將我加刑。我得空逃走了,無處投奔。左右是左右,將著這一軸美人圖,獻與單于王,著他按圖索要,不怕漢朝不與他。走了數日,來到這里,遠遠的望見人馬浩大,敢是穹廬也。〔做問科,云〕頭目,你啟報單于王知道,說漢朝大臣來投見哩。〔卒報科〕〔番王云〕著他過來。〔見科,云〕你是什么人?〔毛延壽云〕某是漢朝中大夫毛延壽。有我漢朝西宮閣下美人王昭君,生得絕色。前者大王遣使求公主時,那昭君情愿請行;漢主舍不的,不肯放來。某再三苦諫,說:“豈可重女色,失兩國之好?”漢主倒要殺我。某因此帶了這美人圖獻與大王。可遣使按圖索要,必然得了也。這就是圖樣。〔進上看科〕〔番王云〕世間那有如此女人!若得他做閼氏,我愿足矣。如今就差一番官,率領部從,寫書與漢天子,求索王昭君,與俺和親。若不肯與,不日南侵,江山難保。就一壁廂引控甲士,隨地打獵,延入塞內,偵候動靜,多少是好。〔下〕〔旦引宮女上,云〕妾身王嬙,自前日蒙恩臨幸,不覺又旬月。主上昵愛過甚,久不設朝。聞的今日升殿去了,我且向妝臺邊梳妝一會,收拾齊整,只怕駕來好伏侍。〔做對鏡科〕〔駕上云〕自從西宮閣下,得見了王昭君,使朕如癡似醉,久不臨朝。今日方才升殿,等不的散了,只索再到西宮看一看去。〔唱〕

【南呂·一枝花】四時雨露勻,萬里江山秀。忠臣皆有用,高枕已無憂。守著那皓齒星眸,爭忍的虛白晝。近新來染得些證候,一半兒為國憂民,一半兒愁花病酒。

【梁州第七】我雖是見宰相,似文王施禮;一頭地離明妃,早宋玉悲秋。怎禁他帶天香著莫定龍衣袖!他諸馀可愛,所事兒相投;消磨人幽悶,陪伴我閑游;偏宜向梨花月底登樓,芙蓉燭下藏鬮。體態是二十年挑剔就的溫柔,姻緣是五百載該撥下的配偶,臉兒有一千般說不盡的風流。寡人乞求,他左右,他比那落伽山觀自在無楊柳,見一面得長壽。情系人心早晚休,則除是雨歇云收。

〔做望見科,云〕且不要驚著他,待朕悄地看咱。〔唱〕

【隔尾】恁的般長門前抱怨的宮娥舊,怎知我西宮下偏心兒夢境熟。愛他晚妝罷,描不成,畫不就,尚對菱花自羞。〔做到旦背后看科〕〔唱〕我來到這妝臺背后,元來廣寒殿嫦娥,在這月明里有。

〔旦做見接駕科〕〔外扮尚書,丑扮常侍上,詩云〕調和鼎鼐理陰陽,秉軸持鈞政事堂,只會中書陪伴食,何曾一日為君王。某尚書令五鹿充宗是也。這個是內常侍石顯。今日朝罷,有番國遣使來索王嬙和番,不免奏駕。來到西宮閣下,只索進去。〔做見科,云〕奏的我主得知:如今北番呼韓單于差一使臣前來,說毛延壽將美人圖獻與他,索要昭君娘娘和番,以息刀兵;不然,他大勢南侵,江山不可保矣。〔駕云〕我養軍千日,用軍一時。空有滿朝文武,那一個與我退的番兵!都是些畏刀避箭的,恁不去出力,怎生教娘娘和番?〔唱〕

【牧羊關】興廢從來有,干戈不肯休。可不食君祿,命懸君口。太平時、賣你宰相功勞,有事處、把俺佳人遞流。你們干請了皇家俸,著甚的分破帝王憂?那壁廂鎖樹的怕彎著手,這壁廂攀欄的怕攧破了頭。

〔尚書云〕他外國說陛下寵昵王嬙,朝綱盡廢,壞了國家。若不與他,興兵吊伐。臣想紂王只為寵妲己,國破身亡,是其鑒也。〔駕唱〕

【賀新郎】俺又不曾徹青霄高蓋起摘星樓;不說他伊尹扶湯,則說那武王伐紂。有一朝身到黃泉后,若和他留侯留侯廝遘,你可也羞那不羞?您臥重茵,食列鼎,乘肥馬,衣輕裘。您須見舞春風嫩柳宮腰瘦,怎下的教他環佩影搖青冢月,琵琶聲斷黑江秋!

〔尚書云〕陛下,咱這里兵甲不利,又無猛將與他相持,倘或疏失,如之奈何?望陛下割恩與他,以救一國生靈之命。〔駕唱〕

【斗蝦蟆】當日個誰展英雄手,能梟項羽頭,把江山屬俺炎劉?——全虧韓元帥九里山前戰斗,十大功勞成就。恁也丹墀里頭,枉被金章紫綬;恁也朱門里頭,都寵著歌衫舞袖。恐怕邊關透漏,殃及家人奔驟。似箭穿著雁口,沒個人敢咳嗽。吾當僝僽,他也、他也紅妝年幼,無人搭救。昭君共你每有什么殺父母冤仇?休、休,少不的滿朝中都做了毛延壽!我呵,空掌著文武三千隊,中原四百州;只待要割鴻溝。陡恁的千軍易得,一將難求!

〔常侍云〕見今番使朝外等宣。〔駕云〕罷罷罷!教番使臨朝來。〔番使入見科,云〕呼韓耶單于差臣南來奏大漢皇帝:北國與南朝自來結親和好;曾兩次差人求公主不與。今有毛延壽,將一美人圖獻與俺單于。特差臣來,單索昭君為閼氏,以息兩國刀兵。陛下若不從,俺有百萬雄兵,刻日南侵,以決勝負,伏望圣鑒不錯。〔駕云〕且教使臣館驛中安歇去。〔番使下〕〔駕云〕您眾文武商量,有策獻來,可退番兵,免教昭君和番。大抵是欺娘娘軟善,若當時呂后在日,一言之出,誰敢違拗!若如此,久已后也不用文武,只憑佳人平定天下便了!〔唱〕

【哭皇天】你有甚事疾忙奏,俺無那鼎鑊邊滾熱油。我道您文臣安社稷,武將定戈矛。您只會文武班頭,山呼萬歲,舞蹈揚塵,道那聲誠惶頓首。如今陽關路上,昭君出塞;當日未央宮里,女主垂旒。文武每,我不信你敢差排呂太后。枉以后,龍爭虎斗,都是俺鸞交鳳友。

〔旦云〕妾既蒙陛下厚恩,當效一死,以報陛下。妾情愿和番,得息刀兵,亦可留名青史。但妾與陛下闈房之情,怎生拋舍也!〔駕云〕我可知舍不的卿哩!〔尚書云〕陛下割恩斷愛,以社稷為念,早早發送娘娘去罷。〔駕唱〕

【烏夜啼】今日嫁單于,宰相休生受。早則俺漢明妃有國難投。它那里黃云不出青山岫。投至兩處凝眸,盼得一雁橫秋。單注著寡人今歲攬閑愁。王嬙這運添憔瘦,翠羽冠,香羅綬,都做了錦蒙頭暖帽,珠絡縫貂裘。

〔云〕卿等今日先送明妃到驛中,交付番使,待明日朕親出灞陵橋,送餞一杯去。〔尚書云〕只怕使不的,惹外夷恥笑。〔駕云〕卿等所言,我都依著。我的意思,如何不依?好歹去送一送,我一會家只恨毛延壽那廝!〔唱〕

【三煞】我則恨那忘恩咬主賊禽獸,怎生不畫在凌煙閣上頭?紫臺行都是俺手里的眾公侯,有那樁兒不共卿謀,那件兒不依卿奏?爭忍教第一夜夢迤逗,從今后不見長安望北斗,生扭做織女牽牛!

〔尚書云〕不是臣等強逼娘娘和番,奈番使定名索取;況自古以來,多有因女色敗國者。〔駕唱〕

【二煞】雖然似昭君般成敗都皆有,誰似這做天子的官差不自由!情知他怎收那膘滿的紫驊騮。往常時翠轎香兜,兀自倦朱簾揭繡,上下處要成就。誰承望月自空明水自流,恨思悠悠。

〔旦云〕妾身這一去,雖為國家大計,爭奈舍不的陛下!〔駕唱〕

【黃鍾尾】怕娘娘覺饑時吃一塊淡淡鹽燒肉,害渴時喝一杓兒酪和粥。我索折一枝斷腸柳,餞一杯送路酒。眼見得趕程途,趁宿頭,痛傷心,重回首,則怕他望不見鳳閣龍樓,今夜且則向灞陵橋畔宿。〔下〕

第三折

〔番使擁旦上,奏胡樂科,旦云〕妾身王昭君,自從選入宮中,被毛延壽將美人圖點破,送入冷宮;甫能得蒙恩幸,又被他獻與番王形像。今擁兵來索,待不去,又怕江山有失;沒奈何將妾身出塞和番。這一去,胡地風霜,怎生消受也!自古道:“紅顏勝人多薄命,莫怨春風當自嗟。”〔駕引文武內官上,云〕今日灞橋餞送明妃,卻早來到也。〔唱〕

【雙調·新水令】錦貂裘生改盡漢宮妝,我則索看昭君畫圖模樣。舊恩金勒短,新恨玉鞭長。本是對金殿鴛鴦,分飛翼,怎承望!

〔云〕您文武百官計議,怎生退了番兵,免明妃和番者。〔唱〕

【駐馬聽】宰相每商量,大國使還朝多賜賞。早是俺夫妻悒怏,小家兒出外也搖裝。尚兀自渭城衰柳助凄涼,共那灞橋流水添惆悵。偏您不斷腸,想娘娘那一天愁都撮在琵琶上。

〔做下馬科〕〔與旦打悲科〕〔駕云〕左右慢慢唱者,我與明妃餞一杯酒。〔唱〕

【步步嬌】您將那一曲陽關休輕放,俺咫尺如天樣,慢慢的捧玉觴。朕本意待尊前挨些時光,且休問劣了宮商,您則與我半句兒俄延著唱。

〔番使云〕請娘娘早行,天色晚了也。〔駕唱〕

【落梅風】可憐俺別離重,你好是歸去的忙。寡人心先到他李陵臺上?回頭兒卻才魂夢里想,便休題貴人多忘。

〔旦云〕妾這一去,再何時得見陛下?把我漢家衣服都留下者。〔詩云〕正是:今日漢宮人,明朝胡地妾;忍著主衣裳,為人作春色!〔留衣服科〕〔駕唱〕

【殿前歡】則什么留下舞衣裳,被西風吹散舊時香。我委實怕宮車再過青苔巷,猛到椒房,那一會想菱花鏡里妝,風流相,兜的又橫心上。看今日昭君出塞,幾時似蘇武還鄉?

〔番使云〕請娘娘行罷,臣等來多時了也。〔駕云〕罷罷罷!明妃,你這一去,休怨朕躬也。〔做別科,駕云〕我那里是大漢皇帝!〔唱〕

【雁兒落】我做了別虞姬楚霸王,全不見守玉關征西將。那里取保親的李左車,送女客的蕭丞相?

〔尚書云〕陛下不必掛念。〔駕唱〕

【得勝令】他去也不沙架海紫金梁,枉養著那邊庭上鐵衣郎。您也要左右人扶侍,俺可甚糟糠妻下堂!您但提起刀槍,卻早小鹿兒心頭撞。今日央及煞娘娘,怎做的男兒當自強!

〔尚書云〕陛下,咱回朝去罷。〔駕唱〕

【川撥棹】怕不待放絲韁,咱可甚鞭敲金鐙響。你管燮理陰陽,掌握朝綱,治國安邦,展土開疆;假若俺高皇,差你個梅香,背井離鄉,臥雪眠霜,若是他不戀恁春風畫堂,我便官封你一字王。

〔尚書云〕陛下,不必苦死留他,著他去了罷。〔駕唱〕

【七弟兄】說什么大王、不當、戀王嬙,兀良!怎禁他臨去也回頭望。那堪這散風雪旌節影悠揚,動關山鼓角聲悲壯。

【梅花酒】呀!俺向著這迥野悲涼。草已添黃,兔早迎霜。犬褪得毛蒼,人搠起纓槍,馬負著行裝,車運著糇糧,打獵起圍場。他、他、他,傷心辭漢主;我、我、我,攜手上河梁。他部從入窮荒;我鑾輿返咸陽。返咸陽,過宮墻;過宮墻,繞回廊;繞回廊,近椒房;近椒房,月昏黃;月昏黃,夜生涼;夜生涼,泣寒螀;泣寒螀,綠紗窗;綠紗窗,不思量!

【收江南】呀!不思量,除是鐵心腸;鐵心腸,也愁淚滴千行。美人圖今夜掛昭陽,我那里供養,便是我高燒銀燭照紅妝。

〔尚書云〕陛下,回鑾罷,娘娘去遠了也。〔駕唱〕

【鴛鴦煞】我索大臣行說一個推辭謊,又則怕筆尖兒那伙編修講。不見他花朵兒精神,怎趁那草地里風光?唱道佇立多時,徘徊半晌,猛聽的塞雁南翔,呀呀的聲嘹亮,卻原來滿目牛羊,是兀那載離恨的氈車半坡里響。〔下〕

〔番王引部落擁昭君上,云〕今日漢朝不棄舊盟,將王昭君與俺番家和親。我將昭君封為寧胡閼氏,坐我正宮。兩國息兵,多少是好。眾將士,傳下號令,大眾起行,望北而去。〔做行科〕〔旦問云〕這里甚地面了?〔番使云〕這是黑江,番漢交界去處。南邊屬漢家,北邊屬我番國。〔旦云〕大王,借一杯酒望南澆奠,辭了漢家,長行去罷。〔做奠酒科,云〕漢朝皇帝,妾身今生已矣,尚待來生也。〔做跳江科〕〔番王驚救不及,嘆科,云〕嗨!可惜,可惜!昭君不肯入番,投江而死。罷罷罷!就葬在此江邊,號為青冢者。我想來,人也死了,枉與漢朝結下這般仇隙,都是毛延壽那廝搬弄出來的。把都兒,將毛延壽拿下,解送漢朝處治,我依舊與漢朝結和,永為甥舅,卻不是好?〔詩云〕則為他丹青畫誤了昭君,背漢主暗地私奔;將美人圖又來哄我,要索取出塞和親。豈知道投江而死,空落的一見消魂。似這等奸邪逆賊,留著他終是禍根;不如送他去漢朝哈喇,依還的甥舅禮,兩國長存。〔下〕

第四折

〔駕引內官上,云〕自家漢元帝,自從明妃和番,寡人一百日不曾設朝。今當此夜景蕭索,好生煩惱。且將這美人圖掛起,少解悶懷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寶殿涼生,夜迢迢六宮人靜。對銀臺一點寒燈,枕席間,臨寢處,越顯的吾身薄幸。萬里龍廷,知他宿誰家一靈真性。

〔云〕小黃門,你看壚香盡了,再添上些香。〔唱〕

【醉春風】燒盡御爐香,再添黃串餅。想娘娘似竹林寺,不見半分形;則留下這個影、影。未死之時,在生之日,我可也一般恭敬。

〔云〕一時困倦,我且睡些兒。〔唱〕

【叫聲】高唐夢,苦難成。那里也愛卿、愛卿,卻怎生無些靈圣?偏不許楚襄王枕上雨云情。

〔做睡科〕〔旦上,云〕妾身王嬙,和番到北地,私自逃回。兀的不是我主人!陛下,妾身來了也。〔番兵上,云〕恰才我打了個盹,王昭君就偷走回去了。我急急趕來,進的漢宮,兀的不是昭君!〔做拿旦下〕〔駕醒科,云〕恰才見明妃回來,這些兒如何就不見了。〔唱〕

【剔銀燈】恰才這搭兒單于王使命,呼喚俺那昭君名姓;偏寡人喚娘娘不肯燈前應,卻原來是畫上的丹青。猛聽得仙音院,鳳管鳴,更說甚簫韶九成。

【蔓青菜】白日里無承應,教寡人不曾一覺到天明,做的個團圓夢境。〔雁叫科,唱〕卻原來雁叫長門兩三聲,怎知道更有個人孤另!

〔雁叫科〕〔唱〕

【白鶴子】多管是春秋高,筋力短;莫不是食水少,骨毛輕?待去后,愁江南網羅寬;待向前,怕塞北雕弓硬。

【幺篇】傷感似替昭君思漢主,哀怨似作薤露哭田橫,凄愴似和半夜楚歌聲,悲切似唱三疊陽關令。

〔雁叫科〕〔云〕則被那潑毛團叫的凄楚人也。〔唱〕

【上小樓】早是我神思不寧,又添個冤家纏定。他叫得慢一會兒,緊一聲兒,和盡寒更。不爭你打盤旋,這搭里同聲相應,可不差訛了四時節令?

【幺篇】你卻待尋子卿、覓李陵。對著銀臺,叫醒咱家,對影生情。則俺那遠鄉的漢明妃,雖然薄命,不見你個潑毛團,也耳根清凈。

〔雁叫科〕〔云〕這雁兒呵。〔唱〕

【滿庭芳】又不是心中愛聽,大古似林風瑟瑟,巖溜泠泠。我只見山長水遠天如鏡,又生怕誤了你途程。見被你冷落了瀟湘暮景,更打動我邊塞離情。還說甚雁過留聲,那堪更瑤階夜永,嫌殺月兒明!

〔黃門云〕陛下省煩惱,龍體為重。〔駕云〕不由我不煩惱也。〔唱〕

【十二月】休道是咱家動情,你宰相每也生憎。不比那雕梁燕語,不比那錦樹鶯鳴。漢昭君離鄉背井,知他在何處愁聽?

〔雁叫科〕〔唱〕

【堯民歌】呀呀的飛過蓼花汀,孤雁兒不離了鳳凰城。畫檐間鐵馬響丁丁,寶殿中御榻冷清清,寒也波更,蕭蕭落葉聲,燭暗長門靜。

【隨煞】一聲兒繞漢宮,一聲兒寄渭城,暗添人白發成衰病,直恁的吾家可也勸不省。

〔尚書上云〕今日早朝散后,有番國差使命綁送毛延壽來,說因毛延壽叛國敗盟,致此禍釁。今昭君已死,情愿兩國講和。伏候圣旨。〔駕云〕既如此,便將毛延壽斬首,祭獻明妃。著光祿寺大排筵席,犒賞來使回去。〔詩云〕葉落深宮雁叫時,夢回孤枕夜相思;雖然青冢人何在,還為蛾眉斬畫師。

題目沉黑江明妃青冢恨

正名破幽夢孤雁漢宮秋

新華字典查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漢字去新華字典搜索下。  


【注釋賞析】

如果您認為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它

貢獻者


 

【歷史劇】

     《漢宮秋》為元·馬致遠作的歷史劇。寫西漢元帝受匈奴威脅,被迫送愛妃王昭君出塞和親。全劇四折一楔子。

【劇情】

     漢元帝因后宮寂寞,聽從毛延壽建議,讓他到民間選美。王昭君美貌異常,但因不肯賄賂毛延壽,被他在美人圖上點上破綻,因此入宮后獨處冷宮。漢元帝深夜偶然聽到昭君彈琵琶,愛其美色,將她封為明妃,又要將毛延壽斬首。毛延壽逃至匈奴,將昭君畫像獻給呼韓邪單于,讓他向漢王索要昭君為妻。元帝舍不得昭君和番,但滿朝文武怯懦自私,無力抵擋匈奴大軍入侵,昭君為免刀兵之災自愿前往,元帝忍痛送行。單于得到昭君后大喜,率兵北去,昭君不舍故國,在漢番交界的黑龍江里投水而死。單于為避免漢朝尋事,將毛延壽送還漢朝處治。漢元帝夜間夢見昭君而驚醒,又聽到孤雁哀鳴,傷痛不已,后將毛延壽斬首以祭奠昭君。《漢宮秋》全名《破幽夢孤雁漢宮秋》,流傳版本有:明脈望館藏《古名家雜劇》本、明顧曲齋刻《元人雜劇選》本、《元曲選》甲集本、《酹江集》本、《元雜劇二種》本、《元曲大觀》本、《元曲四種》本、《元人雜劇全集》本。

     取材于王昭君出塞的歷史故事。昭君出塞的故事,從西漢到元初,經歷了一個演變過程。它最早見于《漢書·元帝紀》和《匈奴傳》。大致情節是:西漢竟寧元年(公元前33年),元帝以宮人王嬙賜呼韓耶單于為閼氏;昭君入匈奴,生二子;呼韓耶死,從成帝敕令,復為后單于閼氏。元帝時,漢強匈奴弱,昭君出塞,是元帝主動實行民族和睦政策的具體表現。

【鑒賞】

     自漢以來,筆記小說和文人詩篇,都經常提及昭君的故事。其中,晉代葛洪的《西京雜記》(一作西漢劉歆撰)記載昭君故事時,增加了畫工圖形及毛延壽、陳敞、劉白等畫工多人,因受賄作弊而同日棄市等情節。但是,比《西京雜記》稍后的《后漢書》并未采用這一傳說;而此后的筆記小說和文人詩篇,卻不僅采用這一傳說,而且還把受賄作弊的畫工,集中到毛延壽一個人的身上。唐代敦煌的《王昭君變文》是昭君故事在民間流傳過程中的重大發展。《變文》一反正史的記載,把元帝時代的民族矛盾的形勢描繪為匈奴強大、漢朝虛弱;把昭君出塞看作是朝廷屈辱求和的表現。其中,敘述了畫工圖形,單于按圖求索,以及昭君到匈奴后,因思念鄉國,愁腸百結,終不可解,直至愁病身亡等情節。

     馬致遠的《漢宮秋》顯然不是取材于正史,而是在《王昭君變文》的基礎上,汲取歷代筆記小說、文人詩篇和民間講唱文學的成就,然后確定自己的創作意圖,構思劇本的情節和人物的。

     《漢宮秋》特別渲染了強凌弱的氣氛。匈奴的使臣,竟然敢于當面勒逼漢元帝:“(單于)特遣臣來,單索昭君為閼氏,以息兩國刀兵;陛下若不從,俺有百萬雄兵,刻日南侵,以決勝負。”強敵壓境,尚書竟只能規勸“陛下割恩斷愛,以社稷為念,早早發送娘娘去罷!”元帝更是束手無策。于是,王昭君只落得“待不去,又怕江山有失;沒奈何,將妾身出塞和番。”把王昭君放在匈奴強大、“專事攻伐”,漢朝虛弱、“只憑佳人平定天下”的特定歷史條件下,這樣寫,一方面有利于揭示出產生愛情悲劇的社會根源,暴露封建王朝的腐敗無能;另一方面又有利于激發當時生活在金、元之際的漢人,使之回顧南宋滅亡前后的痛苦經歷,便于借他人杯中酒,澆自己胸中愁。《漢宮秋》中所描寫的上述形勢,與金元之際國內民族斗爭的形勢相比,是有許多相似之處的。例如:金宣宗時,成吉思汗兵圍中都,金王朝曾被迫以歧國公主和親;元世祖時,伯顏丞相兵圍臨安,曾向南宋王朝強索大批宮女;滅南宋時,更是擄掠了大批后妃宮女北上。

     《漢宮秋》還別出心裁地把漢元帝作為全劇的主人公,并把發生這場愛情悲劇的根源,也歸結到他的身上來。這一點,對于深化作品的主題,對于啟發人們深入思考金元之際國內民族斗爭的歷史性變化,都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漢元帝一出場,就自夸“聯繼位以來,四海宴然,八方寧靜”,心中只為“后宮寂寞”而發愁。“百般巧詐,一味阿諛”的中大夫毛延壽投其所好,勸他“遣官遍行天下,選擇室女”,正中他下懷。待毛延壽已叛國投敵,單于使者帶著美人圖,強索王昭君之時,元帝還在做他的太平天子、風流皇帝的美夢。只知標榜自己:“忠臣皆有用,高枕已無憂。”根本無心理政:“我雖是見宰相,似文王施禮;一頭地離明妃,早宋玉悲秋”。到兵臨城下之時,他又火燒眉毛干著急:罵宰相、斥武將,說什么“滿朝中都做了毛延壽”!但是,朝中文臣武將都不買他的賬,尚書居然假借“外國”人之口,說出了“陛下寵昵王嬙,朝綱盡廢,壞了國家”的客觀事實。因此,盡管元帝斥文臣、罵武將,尖銳刻薄,畢竟還是無濟于事!他仍然是被迫“割恩斷愛”,做了一個“別虞姬楚霸王”。

     《漢宮秋》還特別創造了王昭君在番漢交界處舍身殉難的情節。由于王昭君的慷慨殉難,既保全了民族氣節和對元帝的忠貞,又達到了匈奴與漢朝和好,并使毛延壽被送回漢朝處死的目的。因此,王昭君以身殉難的悲壯之舉,與那“只憑佳人平定天下”的屈辱求和之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全劇用明妃一女人的正氣,充分地反襯出那些以“女色敗國論”來文過飾非者的怯懦與無恥。昭君既有對元帝的眷戀之情,又能為“國家大計”而毅然地“出塞和番”,并不惜以身殉國難,這就充分表現了作者對她的深切同情和高度贊揚;而對于以元帝為首的封建王朝來說,則只是深刻的揭露與辛辣的嘲諷!

     在《漢宮秋》中,毛延壽不再是一般的索賄作弊的畫工,而是平時“一味諂諛”取寵、當陰謀敗露時又不惜叛國投敵的中大夫。因為他,單于才能夠于“遣使進貢,欲請公主”之際,按圖指名,強行“求索王昭君”。因此,昭君是否出塞,不僅是元帝與朝廷文臣武將之間矛盾沖突的焦點,而且還是匈奴與漢朝之間矛盾沖突的焦點。所以,元帝與昭君的愛情悲劇已由個人的悲劇而深深染上了國家的民族的歷史悲劇的色彩。真摯的愛情因朝廷無力抗御外侮毀于一旦,而“朝綱盡廢,壞了國家”的昏君,“只憑佳人平定天下”的庸臣,卻正是導致這出愛情悲劇的元兇、禍首。昭君“為國家大計”而出塞和番,又為保全民族氣節和愛情忠貞而殉難的壯舉,便成了對這幫元兇、禍首的深刻揭露與辛辣嘲諷。這一方面是“將人生的有價值的東西毀滅給人看”,另一方面又是“將那無價值的撕破給人看”(《魯迅全集》第一卷297頁),于是在悲劇之中又滲進了喜劇的意味,使人感到以漢元帝為首的封建統治集團的狼狽相極為可笑。這兩方面相互映襯,不僅使劇本的情節更生動、豐富,而且使其思想內容也更真實、深刻。

     作者在第三折、第四折,還濃墨細筆地描寫了元帝與昭君的生離死別,是怎樣地使元帝悲愴凄惻,愁思郁結,無可排解。作者盡力刻畫了風流皇帝溫柔多情的一面,讓他盡情傾吐了由生離死別而郁結于胸的哀痛。風流皇帝的溫柔多情,不僅僅以其真摯深沉的感情引起觀眾對他的同情和憐憫,而且,還能激勵讀者認真思索:為何堂堂天子,大漢皇帝,連自己的愛妃都無力保全?

     我們還應該注意,《漢宮秋》對于元帝與昭君的愛情描寫,是比較深刻準確的。《長生殿》的作者洪升曾說:“情之所鐘,在帝王家罕有。”因為帝王之家,鐘情總是意味著玩弄女性。就《漢宮秋》來說,元帝對昭君的傾心相愛,首先是為昭君的琵琶聲所吸引,接著便是為昭君的姿色所傾倒。技藝和姿色,是元帝愛昭君的基本原因和主要內容;對于王昭君舍身赴國難的精神,元帝卻毫無感動之情,更無特別器重之意。霸橋餞別之后,他之所以“委實怕宮車再過青苔巷”,也僅僅是因為“猛到椒房,那一幅菱花鏡里妝,風流相,兜的又橫心上”。可見,作者并沒有過分美化元帝對昭君的愛情,而是如實地寫出了元帝愛昭君的具體內容及其局限性。這樣,元帝對昭君的溫柔多情與他對于治理國家社稷的昏庸無能,便構成了復雜而又和諧的整體,自然而又逼真地刻畫出元帝愛昭君的鮮明的個性特征。

     顯然,漢元帝這樣的藝術形象,對于我們理解歷史上的風流皇帝,如陳后主、宋徽宗之流,無疑是具有深刻而普遍的認識意義的。元帝一類的昏君庸帝,作為國家社稷的代表,必然會導致“朝綱盡廢,壞了國家”,落得國土難保全,民族失尊嚴,而他們對后妃的傾心相愛,也只能落得個蒙羞受辱,毀于一旦。因為,作為風流皇帝欲保全真摯愛情的愿望與作為昏君庸帝所造成的“朝綱盡廢,壞了國家”的嚴酷現實,這二者已構成了不可調和的矛盾。這就是《漢宮秋》所寫的愛情悲劇的實質,也是產生漢元帝這樣的藝術形象的社會基礎。

  •   鑒賞、評論:
  •   126在線閱讀網 124.166.92.152     2009/11/29 13:51:36     7 樓

  •   126在線閱讀網 124.166.92.152     2009/11/29 13:51:09     6 樓

  •   126在線閱讀網 60.163.55.192     2009/11/23 19:42:10     5 樓

  •   126在線閱讀網 60.163.55.192     2009/11/23 19:41:51     4 樓

  •   126在線閱讀網 60.163.55.192     2009/11/23 19:41:41     3 樓

  •   126在線閱讀網 124.77.86.101     2009/8/29 14:49:35     2 樓

  • 到底是佳人亡國,還是君主和群臣昏庸。自古女子無入朝鋼之權,又如何禍國殃民呢?
  •   126在線閱讀網 123.11.141.147     2009/4/1 13:30:41     1 樓

評論請先登錄


腾讯棋牌十三张棋牌游戏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双色球一等奖历史记录 湖南幸运赛车开桨结果 金牛棋牌游戏网站 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江西 买幸运28有什么技巧 昨天宁夏11选5 pk10牛牛套利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的开 jx吉祥棋牌下载官